重慶晨報記者 陳翔 報道
  1月3日深夜,大渡口建橋工業園一處工棚的11號房裡,傳出一男一女的爭吵聲。春暉路派出所民警趕來調解家庭糾紛,沒想到,他們竟然意外幫一名離家22年的江蘇女子找到了家。
  開始怎麼也查不到她的戶籍信息
  43歲的潘亞娟在工地做飯,41歲的馮昌盛在工地打雜,兩人有一個1歲1個月大的兒子。1月3日晚上10點,潘亞娟與馮昌盛在工棚外吵架,還動了手。春暉路派出所接到110警情後,民警皮輝、方凱趕到現場處置。民警瞭解到,當天馮昌盛喝了酒,要去打牌,潘亞娟不許,兩人因此發生爭吵。民警對馮昌盛進行了批評教育,勸兩人早點回去休息。
  民警出警後,要對當事人的身份信息進行登記。潘亞娟表示自己是“黑戶”,本來準備和馮昌盛去登記結婚,但她一直沒身份證。潘亞娟自稱“家在南京”。她還稱,已與家人失散多年,沒聯繫方式,也記不清楚家的具體地址了。
  方警官根據潘亞娟提供的線索,一直查不到她的戶籍信息。“黑戶的可能性有很多,一定要把身份核實清楚。”查詢結果引起了年長的皮警官的註意。
  當天夜裡12點,兩位民警又趕到工棚,叫醒了潘、馮二人,民警問潘亞娟:“你想不想找到自己的家?”“當然想!”她和丈夫抱著孩子跟民警回到了派出所。
  這名江蘇常州女子是她嗎?
  潘亞娟記性不太好,她說還記得自己是屬鼠的,住的地方叫“卜漁錢”。方警官通過查詢註銷戶籍信息庫,找到了一名1972年出生、戶籍地在江蘇常州武進區卜弋中心派出所的女性,生日在6月,名字也叫潘亞娟。
  “1972年就是屬鼠的,你看看這是不是你?”方警官有些興奮,“卜弋”二字與潘亞娟口中的“卜漁錢”相近。戶籍信息上是一張黑白照片,照片中的女子年齡只有十幾歲,她仔細看了看照片說:“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
  經過回憶,潘亞娟提供了一些家人的名字:父親叫潘國元,姑姑叫潘愛情,姑父叫朱國民,是名警察。方警官通過查詢,找到了67歲的潘國元,戶籍地同樣在常州武進區卜弋中心派出所。不過查看了潘國元的彩色照片,潘亞娟也不確定這是不是自己的父親。
  4日早上9點,方警官聯繫了卜弋中心派出所,發現潘亞娟的姑父朱國民此前正是該派出所的所長。方警官將潘亞娟的照片傳給朱國民看後,他表示,這不是他的侄女。潘國元更是不敢相信,“照片上看起來像個老太婆,怎麼會是我的女兒?”潘國元表示,自己的女兒是1992年失蹤的,沒報警,但一直在尋找。
  姑姑看了照片後一眼認出侄女
  隨後,方警官讓潘亞娟與潘國元通了電話。通話之後,潘國元仍然認為,聽潘亞娟的聲音,不像自己的女兒。
  4日下午,事情出現了轉機,姑姑潘愛情查看了潘亞娟照片後說,“她就是我的侄女,跟我生活了十幾年,我認得她。”潘愛情說服了全家人。6日凌晨兩點,潘亞娟的父親、姑姑、姑父、表弟等一大家人趕到了重慶。早上9點,春暉路派出所門口,潘亞娟與潘愛情二人對視之後,同時發出了哭聲,緊緊地擁抱在一起。血濃於水,潘國元確認了眼前這個女子就是自己的女兒,見到外孫,他更是心裡樂開了花。
  闊別22年的親人們終於團聚,一家人對春暉路派出所敬業的民警們連聲道謝,併為他們送上一面錦旗。
  家鄉蓋起小樓 她開始新的生活
  潘亞娟是如何與家人失散的呢?原來1992年,潘亞娟本已嫁人,生了一個兒子。當年,由於與婆婆有矛盾,她一氣之下離家出走。在社會上流浪,被一名陌生女子“騙”到成都,輾轉來到了合川,認識了第二個男人,2004年生了一個兒子。第二個男人有喝酒打牌的習慣,時常對她動手。2007年,她又來到重慶主城,在工地上打工。2012年,潘亞娟結識了同在工地打工的馮昌盛,兩人便生活在了一起。
  昨天早上8點半,一家人回了常州老家,親戚們已經專門開車去接潘亞娟。在她的印象中,老屋只是一層平房,如今建到了二層高。 她的大兒子已經成家,第一任丈夫去世了。
  當天中午,親戚鄰居們在飯店團聚,潘亞娟將在親人身邊開始新生活,潘國元說:“我本來準備去敬老院養老,沒想到女兒還能找回來!”
  臨江1002:
  團圓就好。
  揪心的小草:
  成全一個家庭和美。
  孤獨的男巫:
  美麗的錯誤。
  樂活管家:
  是緣分啊。  (原標題:跟男友吵架 讓她意外與失散22年的親人團聚 )
創作者介紹

設計裝潢

mx49mxmw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