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文英
   郭山澤/漫畫
  ■“一個班就一位老師,帶90個孩子。這樣的幼兒園不如關掉罷了,對孩子百害無一利。”
  ■“第二期學前教育三年行動計劃工作重點投向‘人’,否則國家500多億元的投入換來的很可能是閑置的空房子。”
  ■“建議通過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把公立幼兒園教師納入財政預算,獲得與當年義務教育階段教師工資薪酬相持平的待遇。”
  5月13日,21世紀教育研究院、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聯合發佈的2014年教育藍皮書顯示,在2013年公眾教育滿意度分項指標評價中,公眾對“幼兒園‘入園難入園貴’改善的情況”打了51.48分,仍不及格。
  為切實解決“入園難”問題,2010年11月國務院出台《關於當前發展學前教育的若干意見》,要求各地以縣為單位,編製實施學前教育三年行動計劃。
  三年行動計劃的實施,有力地推動了學前教育的快速發展。據教育部公佈的數據:2013年,全國共有幼兒園19.86萬所,比2010年增加4.82萬所,增長了32%;在園幼兒達到3895萬人,比2010年增加918萬人,增長了31%;全國學前三年毛入園率達到67.5%,比2010年增加了10.9%,提前實現了“十二五”規劃提出的60%的目標。
  然而,2014年教育藍皮書顯示,當前學前教育發展還面臨諸多問題,首當其衝的是對公平性的挑戰。
  低收入家庭子女入讀好的公辦幼兒園仍然難
  “‘入園難’主要表現為入讀優質低價‘公辦幼兒園’難。”北京大學中國教育財政科學研究所副研究員宋映泉的這一結論,來源於他收集的全國27個城市不同類型公辦幼兒園保育費標準及城鎮居民平均可支配收入和農民人均純收入數據。
  數據顯示:城市示範性公辦幼兒園的生均月平均保育費為511元,對於城市和農村三口之家而言,進入示範公辦幼兒園的保教費成本在家庭可支配收入中的比例差別較大,城市居民子女上示範公辦幼兒園的保教費占家庭可支配收入平均百分比為6.51%,而農民家庭子女上同類幼兒園的支出占比為15.36%。也就是說,從價格上講,城鎮居民子女上示範性公辦幼兒園機會更多些。
  宋映泉說,由於學前教育財政投入傾向於公辦幼兒園,公辦幼兒園具備了低價優質的特點。然而,在公辦幼兒園為主的格局尚並未形成的階段,經濟條件較好的家庭子女就會獲得更多入讀優質低價幼兒園的機會。
  “公辦幼兒園是保底的,民辦幼兒園是供選擇的。”宋映泉建議,政府對公辦幼兒園的財政投入應該以服務弱勢群體家庭子女為前提,從而避免出現學前教育領域的不公平現象。
  普惠性民辦幼兒園未解決中低收入家庭子女“入園貴”
  普惠性民辦幼兒園,是指設立條件、保育教育質量達到同類公辦幼兒園水平,受政府委托或資助提供學前教育,執行同類公辦幼兒園收費標準的民辦幼兒園。
  記者註意到,普惠性民辦幼兒園保育費的收費標準在全國有較大差異,其中,湖北省武漢市為400元/月,北京是2000元/月,平均保育費約為894元/月。依據2014年教育藍皮書提供的數據,普惠性民辦幼兒園保育費占標準城市居民家庭可支配收入百分比也有較大差異,最低僅占4.44%,最高占26.59%。相對於三口之家的農民家庭收入占比,最高達50.88%,最低為12%。由此可見,對全國大多數地區的中低收入家庭而言,入讀普惠性民辦幼兒園依然很貴。
  根據中央財政幼兒資助措施,各地紛紛出台政策對貧困幼兒入園實施財政資助。以上海浦東為例,獲得資助的兒童平均每年有1000人左右。這一數據也印證了普惠性民辦幼兒園尚未解決中低收入家庭子女“入園貴”問題。
  緩解“入園難”,不能只蓋房
  今年全國兩會召開前夕,教育部宣佈今年將啟動實施第二期學前教育三年行動計劃。消息一齣便引起兩會上教育界政協委員的關註。作為教育界別111位全國政協委員中唯一一位來自學前教育領域的老委員,北京師範大學學前教育系教授劉焱用親身經歷講述了她對當下我國的學前教育發展狀況的擔憂。
  “我去各地講課,都會對當地的學前教育狀況做一下調研。許多地方的公立幼兒園一個班的孩子超過40人,包括北京一些優質公立幼兒園。一個班兩名帶班老師,看40多個孩子,可想而知孩子的受關註度。”劉焱說,學前教育以游戲為基本教育特征,如果老師配備不足,又怎麼要求質量?在農村幼兒園調研時,她看到有的地方一個班就一位老師,帶90個孩子。“這樣的幼兒園不如關掉罷了,對孩子百害無一利。”劉焱痛心地說,普及幼兒教育的前提是確保教育質量,低質量的普及意義不大。
  “三年行動計劃,初步緩解了‘入園難’的問題,但是我國學前教育的發展,無論是在數量上還是在質量上,距離世界先進水平仍然有很大的差距。”劉焱說,2012年6月29日,由新加坡連氏基金支持的經濟學家智囊團發佈了對45個國家學前教育發展水平排名研究報告,主要評價指標是三個:可獲得(入園是否難)、付得起(入園是否貴)、幼兒園教育質量。無論是在單項還是總分排名上,中國都排在40位以後。這與我國作為一個正在崛起的大國形象,不相匹配。
  劉焱希望,第二期學前教育三年行動計劃工作重點投向“人”。“否則國家500多億元的投入換來的很可能是閑置的空房子,而‘入園難’、‘入園貴’問題仍然無法破題。”
  建議以政府購買服務方式解決教師編製問題
  劉焱委員還用調查數據闡述了我國學前教育發展不容樂觀的狀況。2010年《國務院關於當前發展學前教育的若干意見》提出,保障適齡兒童接受基本的、有質量的學前教育。而對於學前教育的質量評定,劉焱說有兩個標準,一是教師專業化比例,二是班級師幼比,國際標準為1:12,即1位老師最多照顧12個孩子。然而我國幼兒園師幼比的現狀不容樂觀。據2010年教育部公佈數據顯示:農村為1:46,城市是1:20。劉焱擔心,“單獨二孩”政策放開後,幼兒園教師缺乏問題會更加嚴重。
  按照教師法,幼兒園教師屬於中小學教師序列,應該按國家相關法律法規,保障幼兒園教師待遇。但是,因為編製問題解決不了,同工不同酬現象在幼兒園教師中較為普遍。劉焱說,有無編製會導致教師工資至少相差1/3。
  “如果師資力量保證不了,‘接受有質量的學前教育’就會落空,‘入園難入園貴’問題也將難以解決。”劉焱在今年向全國政協提交的提案中建議,正在編製的新的三年行動計劃要進一步加大對學前教育的經費投入,不斷擴大學前教育經費占教育總經費的比重。同時,重視對幼兒園人員經費和公用經費的投入,加快出台《公辦幼兒園教職工編製標準》,並以此為根據核定公辦幼兒園教職工編製,優先補齊配足幼兒園專任教師編製。在公立幼兒園教師短期內解決編製不現實的狀況下,劉焱建議,通過採取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把公立幼兒園教師納入財政預算,獲得與當年義務教育階段教師工資薪酬相持平的待遇。  (原標題:師資不解決,破解“入園難入園貴”無望)
創作者介紹

設計裝潢

mx49mxmw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